kay没有离开你们

捕食者(六)正文完

唐:

两天过去了,没有组织好语言的鹿岛依然躲着狼谷走。




狼谷在这样的情况下,似乎回到了过去那个认真的王牌。主要的表现为每天都泡在棒球训练场练球。




棒球队的成员发现他们的王牌最近越来越暴躁,眼神越来越恐怖了。




一般狼谷这样暴走的时候,保姆室的成员鹿岛都会出现在训练场,帮凶残狼谷解决问题,然后让他回归那个面瘫爱发脾气的正常狼谷。




但是最近,调节达人鹿岛成为了狼谷烦躁的原因。








‘第七天了,已经过去整整一周了。’告白之后度日如年的狼谷在内心计算时间。




狼谷猜到鹿岛会躲着自己走,但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难受。他放下球棒,坐在球场绿色铁网的旁边。




今天天气很好,太阳尽情的挥洒它的光和热,发誓要消灭世间所有的阴霾。但是太阳的光没能照进狼谷的心脏,那里依然是一片绝望的阴郁。




狼谷让自己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,用手盖住眼睛。狼谷从来没有品尝过这种感觉,这种痛彻心扉的后悔。




鹿岛已经三天没有跟狼谷好好说话了。




狼谷从来是决定了就义无反顾的往前冲的人。正是这样的性格,让他把森之宫的棒球队变的越来越强大。




但当问题关乎鹿岛的时候,狼谷发现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勇往直前。他变得脆弱,轻易的后悔。




狼谷承认,他后悔了。早知道后悔是这么痛苦的话,狼谷用手抚摸自己的胸口,他就不会去告白了。




‘是朋友就够了’,狼谷在心里对自己说。如果再靠近一步的代价是失去的话,还不如留在原来的关系。




狼谷感觉自己被困在告白的失败里,无路可走。告白时话说的太绝对,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。就算是迟钝的鹿岛也不会相信狼谷那天的告白是个玩笑。




不论怎样后悔,狼谷还是那个行动派的狼谷。他看了看天边的落日。‘还来得及!’狼谷站起身,匆忙的和队长打了声招呼,向保姆室走去。




狼谷无法任由鹿岛与自己渐行渐远,也找不到让鹿岛喜欢上自己的方法。“真麻烦!”狼谷咬牙切齿的批评自己,加快了步伐。








狼谷站在保姆室的门口,和之前无数次站在这个位置时一样,不由自主的寻找鹿岛的身影。鹿岛和狼谷认识的其他人都不一样,是一个温柔的,真正意义上温柔的人。温柔的让人担心的人。




“真麻烦”狼谷再次唾弃自己,猛的拉开了保姆室的门。




鹿岛被狼谷的突然出现吓到。他惊慌的站起身,想要找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,却被脚边的奶瓶滑倒。




在鹿岛和大地拥抱之前,狼谷一把拉住了他。狼谷皱皱眉,觉得自己再不和鹿岛回到正常的朋友关系,这个迟钝的男孩就要把自己摔死了。




狼谷低声说:“跟我出来一下。”然后顺势要把鹿岛拉出门。




鹿岛对于狼谷的 出来一下 产生了恐惧,不愿意离开令人安心的保姆室。狼谷挠挠头发,松开鹿岛说:“那我在这里说了,我那天...”




“啊啊啊”鹿岛大叫着,满脸通红的捂住狼谷的嘴,主动把狼谷拉到外面。




鹿岛没想到狼谷真的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题,顺着气势把狼谷拉了出来。现在两人独处了,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


狼谷盯着鹿岛的脸,做好心理准备,开口道:“那什么,我那天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吧。”




“切,我这说的什么废话”狼谷没有等鹿岛回答,擅自开始向自己发火。




鹿岛熟悉这个状态的狼谷,心情不好又舍不得迁怒重要的人来发泄情绪。‘我也是狼谷重要的人啊。’鹿岛突然有了自己被狼谷君喜欢着的实感。




狼谷不知道低着头的鹿岛在想什么,也看不到鹿岛被头发掩盖的发红的双耳。他只知道再不解决眼前的情况,他和鹿岛都会疯的。




狼谷整理好心情,低声道:“那天我说的话,你忘记吧。”




“唉?”鹿岛完全没有想象到狼谷会这么说,他抬起头用迷茫的眼睛看向狼谷,表达自己的疑惑。




狼谷吸了一口气,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的说:“我本来也没打算得到你的回答,与其我们这么僵着,还不如让你忘掉比较好。”




往常的鹿岛会注意到,这是狼谷特有的关心别人的方法。利用面瘫的脸,看似轻松的说出别人说不出口的话。




但是今天的鹿岛正被自己的感情折磨着,他不敢相信狼谷就这么放弃自己了。




狼谷继续为鹿岛减少压力:“我不太介意你能不能回复我,我只要说出来了就可以了。”狼谷以为这样的话会让鹿岛轻松一些,不被自己的感情困扰。




鹿岛感觉到了,义无反顾的走到自己面前的狼谷打算撤回到原本的位置。就算已经没有回去的路了,也要硬生生造一条。




‘为什么?’鹿岛知道狼谷一定又故作潇洒的扭头离开,‘是因为我吗?’鹿岛找到了正确答案。‘我犹豫不决才将狼谷逼成这样。’




“怎么了?”鹿岛耳边响起狼谷的声音,他回过神,发现自己拉住了狼谷的手。




鹿岛低着头看着狼谷的脚后跟,他知道狼谷此时脸上的表情一定和自己一样混乱。






鹿岛明白了,失去家人之后的自己不敢再和他人形成深刻的牵绊,只留在和虎太郎两个人的世界。




因此对身边人的感情迟钝,漠不关心。不愿接受他人纯粹的善意,不敢依赖他人的善意。更不敢回复狼谷的感情,不愿承认自己对狼谷的感情。




狼谷一直是那个敢于表达感情的人,一直都是那个想要打开鹿岛心门的人,一直都是那个陪在鹿岛身边的人。


‘所以这次,换我来表达自己,换我来好好回复狼谷君的感情!’鹿岛下定决心,他抬起头,看着狼谷结实宽厚的肩膀说:




“我要从过去走出来!从别人那里得到一份善意,然后想尽办法还一份回礼的关系,不是家人之间的关系。家人是互相支撑的,互相关心的人。”


“我,今天回去之后要跟犀川和婆婆道歉。一直都是不会撒娇的傻小子对不起。”




“还要花很多时间也说不定,但总有一天,总有一天我能学会依赖他人,我能拥有更多的家人。”


“狼谷君愿意一直陪着我吗?作我最重要的家人之一,作我,最特殊的家人。”




狼谷转过身,拥抱过于温柔的爱人,轻声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








捕食者面对不曾见过的温柔,收起利爪低下高贵的头颅。自愿陪受伤的猎物一直走下去,一直一直幸福下去。






还会有的番外的...吧

【吐槽】被误会我对一个男生有意思了怎么办?

MO_XC:

标题:吐一下槽,被误会我对一个男生有意思了怎么办? 
 
君君你好,头像厚码,谢。事情是这样的,我先说下我的情况,本人男,重点男,颜值7分8分随意,不重要,目前研二,坐标偏南。事情是这样的,先说一下事情背景。我们宿舍两个人一间,和我一个宿舍的哥们人还不错,颜值比我差点算中上游吧,可以暂时叫他X,人特别聪明,课题啊论文啊那些靠他比较多,这也是一个背景,就是以前感觉他人还不错,最近才发现其实心特别脏,说是罪魁祸首也不为过。好,重点来了,这哥们儿他有个男票,重点男票,据说大学谈到现在,感情还可以,颜值我觉得还行,同学打分9.5,随意也不重要,可以叫他L。L和我们不同系,住隔壁楼,接触不多,吃过饭打过篮球,总的来说就是厌世脸,很冷漠,除了情人眼没人受得了那种。扯远了,我说正事,事情起因是这样的,我长话短说,最近天气不是冷了嘛,早晨好睡,都不想起床你懂的,X这个人心脏在哪呢,就是他感觉L绝对不会起床吃早饭,就想给L送,但是他也起不来,于是赖到我头上了。我特么做错了什么?我也不想啊!小辫子太多我也没办法,论文课题上课点到,真的叫报应不爽。硬着头皮我就去了,X要求还特别多,一周不能重样,营养还要跟上,专门发个哪里买啥的备忘录,我也是够够的了。这些就不说了,重点你知道吗,和L一个宿舍的哥们儿也特别心脏,姑且叫他T吧,第一次我去是他开的门,我说我给L送早饭,他说还没起,我就交给他了,结果下午X就问我早饭为什么没有送,我??????然后我当然去问T了,他说他吃了,他吃了,理直气壮得没法形容。然后你知道这个T心脏到什么程度,叫我以后带双份,不然不给开门,我……我当然是不会干的,然后第二天T来开门我还是只带了一份,不放心给他了我就去叫L,T看我只带了一份也没说啥,结果你知道吗,我知道了,我就站在床边上推了L一下,推了他一下脸就肿了,肿了……回来X笑歪了,说只有他可以叫L起床,别人不行,我他妈你不早说!你受得了你去,我肯定不去了啊!这个时候X又把我烂尾课题甩出来了,为个早饭他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,硬着头皮我又去了,当然双份的钱都X出。好,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重点来了,有一天我去食堂碰见T,他看了我一眼说L现在一个人在宿舍,应该没有睡。T当时的眼神怎么说,就是很暧昧的那种,立马我就懂了,他以为我对L有意思。但是当时T走得快,我没来得及解释,第二天早上我送早饭的时候又想起了,出于一种维护自我形象的心理吧可能,T要关门的时候我抵了一下门,说我给你解释一下,我是帮L的对象送的,我对他没那种意思。然后剧情突然就有点失控,T盯了我一眼,盯了我一眼问我,为什么要专门给他解释?我????????分分钟我就失语了好吗,我对T怎么说,可能是很合眼缘,但是只是朋友,没那种意思,可能当时脑子也抽,我居然回了T一句,不为什么,就是不想你误会……然后,T又看了我一眼,就把门关了。后面我的感觉挺糟心的,这期我们两个系有节大课一起上你知道吧,以前X和L不爱坐一起,X上课都挨我,L和T坐,现在X一走进教室就找L旁边,我们先去L就和T一起过来坐。我也是才知道X和L以前为什么不坐一起,特么互看的时候简直辣眼睛,瞎就瞎吧,这都不算啥,重点L喜欢趴在课桌上睡觉,X就在桌子下面摸L的手,问他冷不冷,L都睡得流口水了,居然还要说有点。喔我特么,晕眩。坐在他们旁边我感觉好尴尬的好吧?但是T完全不觉得啊!还特么很自然的把书递给我,叫我给他记笔记!我真的,我站起来就想走的,不骗你,一站起来走不了啊,X在下面拽着我衣角,眼神特别不友好,你懂这几个人的心是有多脏吗?就差给他们跪下了,心真的好累……现在我真的很迷茫,感受到这个世界森森的恶意,都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了。一不小心说了这么多,真的太糟心了,可能有点乱,希望大家能看懂,帮个忙出个主意,怎么解开这个误会,谢谢君君。 
 
吐槽君:君君纵横江湖这么多年,第一次看到帮别人秀恩爱的,君君的感觉,被塞狗粮不如自产自销,顺水推舟吧少年,加油!! 
 
【全文完】